AZURIVER_

这里阿pia/丸子
那些被窥探到的所谓温柔证据
其实不过万分之一

【千文】Everything will be better.

一切都会好起来w

13ear:

甜甜的一小发。


To小鹿:


一切都会好起来。❤




-




十月。


 


南城正在换季。


 


前两天还穿着短袖,这两天刘志宏却是已经裹着外套不敢脱下来了。


 


紧了紧风衣,刘志宏顶着风过了两条街,在便利店前停下脚步。


 


叮咚。


 


自动门打开,刘志宏踏进便利店,终于腾出手来理了理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头发。


 


右拐,前进,左手边。


 


刘志宏几乎是不用思考就站在了罐头货架前。


 


简单的几种分类,刘志宏傻愣愣的看着,然后出了神。


 


现在这算什么日子。


 


自己在咖啡店打零工,店长又是个难伺候的人,因为是学生就会被整天整天当保洁小弟使;而学校的课程一天比一天难,看到大家都很努力的样子,反而力不从心起来;感兴趣的社团,似乎也因为人员满额,也许无法顺利加入……


 


还有眼前这个——沙丁鱼罐头、豆豉鱼罐头、丁香鱼罐头。


 


为什么要这么复杂!原本不是只有沙丁鱼罐头吗!


 


这叫什么?


 


一个选择障碍患者的自我拉扯。


 


刘志宏垂下头摸了下口袋,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10元纸币,抬头看了眼罐头们,标价最低的11.6。


 


“您好,豆豉鱼罐头最近在做促销,9块8哦。”收银小哥似乎注意到刘志宏所在区域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噢?”刘志宏闻讯转了个身,看到了因为促销而堆起来的豆豉鱼罐头箱子。


 


刘志宏随手拿了个罐头便匆匆去收银处结账。


 


“您好,9块8。”收银小哥礼貌地说。


 


“嗯。我知道。”扔出那张不忍心看第二眼的纸,刘志宏接过从收银小哥那里递过来的鱼罐头,无目的地在手上把玩着。


 


“这是您的找零。”收银小哥依旧十分敬业地用元气满满的声音说道。


 


“嗯。”刘志宏垂着脑袋接过钱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刘志宏忙着开罐头,无暇收紧一下风衣,风呼啦啦的灌进衣服里,冷的刘志宏直缩脖子。


 


“小白——”


 


一只小白猫似乎是听到了刘志宏的呼唤,从便利店门口的垃圾箱旁边探出脑袋来。


 


“小白吃饭咯。”


 


“喵……”


 


刘志宏蹲下来,在垃圾桶旁边放下了鱼罐头,被唤作“小白”的小猫蹭了下刘志宏的手,歪着脑袋开始吃起鱼罐头。


 


“饿坏了吧?对不起今天店里有点忙。嗯?小花呢?”刘志宏站起身子,左右看了下。怎么今天只有小白在,那只虎纹小花猫呢?平时饭点的时候,贪吃的小花可是比小白更粘着他要吃的啊。


 


刘志宏愣了下。


 


今天会不会太糟糕了一点。


 


为什么连小花都不见了。


 


失神了一会儿的刘志宏,重新匆忙进入了便利店,急切地询问道:“你好,请问一下,不知道你是否有注意过门口的流浪猫,怎么虎纹的那一只小猫不见了呢?”


 


“啊?”收银小哥似乎被刘志宏吓了一跳,“猫?”


 


“嗯。经常在这里附近徘徊的两只猫,一只白色,一只是虎纹的。”刘志宏看着收银小哥呆呆的样子,也不指望能问出什么结果了。


 


“哦……听说是被人收养了。”收银小哥微微掀起了唇角,明晃晃的梨涡闪了一下。


 


“诶?噢!你说被收养了是吗?真的吗?”刘志宏觉得自己有些失礼,怎么能这样就盯着别人看呢。听到了小花被收养的重点,刘志宏也是松了口气。


 


希望是个好心人。


 


“应该是个好心人吧。”收银小哥对着刘志宏又笑了一下,眼睛笑得弯弯的。


 


刘志宏又呆了两秒,慌张地收回视线,道了谢离开了便利店。


 


楼下便利店收银小哥换人了吗?


 


感觉有点奇怪。


 


刘志宏蹲下身摸了摸吃的正香的小白的脑袋才折身上楼回家。


 


-


 


躺平在床上的刘志宏肚子咕噜噜的抗议了两声。


 


翻了个身。


 


刘志宏争取用意念控制饥饿欲望。


 


五分钟后,刘志宏认输。


 


握着从其他外套口袋里翻出来的两块钱连拖鞋都没换就下了楼。


 


两块钱我吃个肉包子总可以吧。


 


“肉包子。”


 


“一个吗?”


 


“……一个吧。”


 


“两个好啦。”


 


“……就一个吧。”


 


“一个吃不饱的啦。”


 


“一个。”


 


“……好。”


 


刘志宏扔下两块钱,心里对收银小哥翻了个白眼。语气好点你就想强买强卖吗?笑起来好看就可以这样?


 


高冷如我。


 


刘志宏这么想着,啃着肉包,回家的步伐终于稍显轻松起来。


 


有包子吃咯,回家还能再看会儿电……


 


回家……


 


我钥匙呢?


 


……


 


噢!卧槽!


 


刘志宏在垃圾箱旁边石化。


 


一阵风吹来,把被小白吃空了的鱼罐头的金属盖子吹得一晃一晃。


 


也把刘志宏穿着凉拖的脚吹得透心凉。


 


原来十趾也连心。


 


刘志宏心如死灰,已经连对老天爷比中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咬了咬嘴唇,刘志宏调头。


 


叮咚。


 


“你好……我……你的电话可以借我用一下吗?我忘记带钥匙了……”刘志宏觉得自己简直丢脸到想钻进收银小哥旁边的口香糖盒子里。


 


“当然。”收银小哥又随和地笑了下,从口袋里取出手机递给刘志宏。


 


“……呜,谢谢。”刘志宏想对自己捅一刀,他竟然又盯着收银小哥的脸傻了。


 


刘志宏啊刘志宏。


 


你484有病!


 


“什么?什么叫下班了?那我今晚怎么办?喂……喂?”


 


刘志宏离发疯也许不远了。


 


开锁公司居然说他们下班了,最早也得天亮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


 


“你,你没事吧?开锁公司来不了吗?”收银小哥伸长了脖子询问道。


 


“嗯。说是下班了。”刘志宏濒临崩溃。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开锁公司晚上竟然下班?哈哈哈哈哈……”收银小哥突然大笑起来,像是被人挠痒痒一样。


 


“……”这,真的有这么好笑吗?


 


“哈哈哈哈,对不起好好笑哈哈哈……别介意哈哈哈……”收银小哥捂住肚子捶了两下桌子。


 


“……”我回不了家真的值得这么开心吗?


 


“对不起对不起……哈哈,对不起,这样吧,反正你也回不去了,外面又冷,今晚在这里跟我聊聊天吧。我今天刚好是夜班无聊得很。请你吃肉包子怎么样?”收银小哥拍了拍脸正色道。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你的包子应该凉了吧,给我,我帮你热一下。”


 


“……谢谢。”


 


-


 


夜色渐渐浓厚起来。


 


“你叫什么呀?还是学生吗?”


 


“刘志宏。学生。”


 


“我叫易烊千玺。”


 


“噢。”


 


“不好奇什么‘易’,什么‘烊’,什么‘千’,什么‘玺’吗?”


 


“不好奇。”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难聊?”


 


“嗯。”


 


“他们说的对你知道吗?”


 


“对。”


 


“……你把包子还给我我不想给你吃了。”


 


“……哪个‘易’?”


 


“……你就为了一个肉包子都不装逼了吗?”


 


“嗯!”


 


“语气这么肯定真的好吗?你吃吧你吃……”


 


当路灯都开始渐渐变暗,便利店里的灯火通明,似乎成为这条街上唯一的光亮。


 


“你知道我有多惨吗!我恨透我们老板,他连着叫我打扫了两个礼拜的厕所!厕所啊!我一大学生在逼格那么高的咖啡店里打扫厕所啊!呜呜呜还有我专业明明是文科,为什么我的课程里出现奇怪的统计,我真的非常讨厌那些东西啊!我真的搞不定啊!为什么一样都是文科!班上的同学看起来似乎非常无压力啊!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TOP FIGHT舞社那么多人报名!我唯一感兴趣的社团啊!我感觉一点加入的希望都没有啊!为什么小花一下子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收养的人到底是不是个好人会不会虐待它啊!新闻上不都有好多变态吗!跟我们咖啡店老板一样的变态……”


 


“嗯。”


 


“你在听我说话吗!有没有人说过你很难聊!”


 


“……没有。”


 


“他们为什么如此不诚实!你真的好难聊!”


 


刘志宏慢热属性暴露无遗,打开了话匣子之后一屁股坐在收银台上,嘴巴跟机关枪一样发射近期怨念。


 


易烊千玺坐在凳子上,矮了刘志宏一大截,手托着下巴,抬着脑袋晒着梨涡,看着刘志宏嘴巴不停地念。


 


“你看什么看!”


 


“奇怪。”


 


“奇什么怪?”


 


“包子里没有酒精啊。”


 


“……”


 


“嘿嘿。”


 


“不爱听?不爱听我也要讲!有没有这么倒霉!忘记带钥匙跟收银小哥抱怨下还不爱听!不爱听?居然不爱听!我那么倒霉你还不能听一下我的抱怨吗?你老板叫你打扫厕所吗?厕所诶!你是不知道统计……”


 


这次易烊千玺没再打断他。


 


依旧矮他一大截,手托腮,仰头看他。


 


笑着看着他。


 


“你回应我一下好不好?”刘志宏回过脑袋瞪了一眼易烊千玺。


 


“好。”易烊千玺笑得宠溺。


 


“干嘛这么笑!很像变态诶你!”刘志宏别过脑袋不看他。


 


“变态有我这么帅的吗?”


 


“也是。变态都跟我们老板一样,还跟我们统计老师一样。你说开咖啡店跟学理科的人,是不是都是变态?”刘志宏晃着脚开始扯犊子。


 


“……额,不完全是吧。你看我就是学理科的。”易烊千玺眼神闪烁了下。


 


“你是学理的?那你一定是变态!”刘志宏“唰”的一下转过头指着易烊千玺,信誓旦旦地说。


 


“噗,我是变态?行吧,那我就是变态吧。亏我那么好心,本来还想说教你一下统计诀窍什么的……”


 


“大哥!我把包子吐给你好吗!波波由!教我……”


 


“我是变态。”


 


“卧槽你这么帅怎么可能是变态!开咖啡店的才是!”


 


“……”


 


“教我,求你了!易学长!”


 


“虽然我们确实是一个学校的前后辈,我也可以教你统计,但是,相信我,开咖啡店的也不全是变态……”


 


“易前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有人说过你没节操吗?”


 


“易前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


 


那晚过后,刘志宏觉得,似乎什么都开始变得好起来。


 


咖啡店的店长被调走了,新来的店长年纪有点大,似乎孩子是跟自己同龄的人吧,对学生员工总是特别礼遇。


 


知道易烊千玺是校友之后,刘志宏总是去理学院骚扰他,两个人总是一起去图书馆,偶尔易烊千玺教刘志宏统计,偶尔刘志宏陪易烊千玺刷题。统计的课程,也渐渐不再是刘志宏不愿意面对的障碍。


 


TOP FIGHT舞社的入社邀请电话,也让刘志宏在校园欢呼。当刘志宏一蹦一跳到社团报到的时候,却看到易烊千玺气定神闲地晒着梨涡——坐在“社长”的牌子后面看着他笑。


 


一天,结束了学校课程后,刘志宏陪易烊千玺回他的住所拿易烊千玺所谓的匆忙出门而忘拿的社团表格。


 


“谢谢你陪我回来拿东西。”易烊千玺狡黠地勾着嘴角,刘志宏却没看见。


 


“我才要谢谢你,这段时间,你也帮了我不少。好像一切都变得好起来了。”刘志宏一脸认真。


 


“是吗?那真的太好了。”易烊千玺与刘志宏并肩走着,安静地听着刘志宏说话,适当地做出回应。


 


“真的好像都变好了。现在想想,似乎啥事儿都没有。不过,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小花了。”刘志宏撅起了嘴巴作思考状。


 


“我想一定是被好人收养了。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


 


易烊千玺侧着脸看刘志宏嘟起的嘴巴,心里满足得像是装满了蜂蜜的罐子快要溢出来。


 


刘志宏,你怎么老是这么傻。


 


在咖啡店外喝咖啡的时候,我隔着玻璃看到你扁着嘴偷偷踢店长的屁股。


 


在大教室上统计的时候,你翘着嘴巴咬着笔对着厚厚的统计书本烦躁抓头。


 


在社团招新的时候,你在人群里探出脑袋抢过报名表撅着嘴抱怨“不要挤啦”。


 


“你等我一下,我上楼取一下,很快就下来。”


 


“好的。我等你。”


 


对了,还有“小宏”。


 


因为馋嘴吃马路边被压坏的牛奶,而被摩托车撞倒脚的虎纹小花猫看到易烊千玺回家,翘着打上绷带的小脚,一瘸一瘸地向易烊千玺跑来,在他脚踝处亲昵的蹭来蹭去。


 


跟你一样傻傻的。


 


上次无意路过便利店,看到你啃着2块钱的包子却在喂这两个小东西11块的沙丁鱼罐头的时候,觉得你真的是傻得无可救药了。


 


全世界,应该只有我这么帅的人才能拯救你了。


 


给你一个惊喜吧。


 


就当做庆祝一切都变得好起来吧。


 


“噢这首歌 给你快乐 你有没有爱上我……”易烊千玺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


 


“易少爷。跟您报告一下,自从老管家去做了我们大学城那家咖啡店分店的店长之后,家里大小事务没有人可以及时处理了啊。不知道是否可以请少爷把老管家调回来……”


 


“这个,家里的事儿,先让老马接管一下,毕竟他也照顾父母多年,楠楠也比较喜欢跟他玩。关于老管家……还是暂时让他先留在咖啡店里吧……”


 


“可是,少爷,家里……”


 


“你也不用太担心啦,我相信老马可以处理得很好的。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的。你说呢?”


 


“……是的。少爷。”


 


Everything will be better.





评论
热度(430)

© AZURIVER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