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RIVER_

这里阿pia/丸子
那些被窥探到的所谓温柔证据
其实不过万分之一

平行世界

每一个轮回,每一个时间点,每一个平行世界,不管世界怎样,每一个我都会把每一个你找出来,然后如命中注定般不可避免地和你走到生命的尽头。

橘子:

我高产起来连自己都害怕【手动掰掰


这是自我感觉本月最佳?【其实也没写多少好咩--】就是写得很顺手


平行世界,K远也好,凯凯源源也好,凯源也好


都是最美好,只要是你们


献给每一位,爱凯源的,你们。抱紧了,一起走


--------------------------------------------------------------------------------


1·怎么能让你好好吃饭呐


 


C1    K远


“顾客您好,需要什么选一下,我帮您拿。”


Karry微微低头注视着橱窗里各式各样的蛋糕,睫毛在秋日阳光照耀下格外迷人,他伸出手点了几个,偏头朝服务员微笑。


“芒果布丁,抹茶慕斯,这盒曲奇饼,打包带走,谢谢。”


服务员被穿着妥帖制服的男孩子电了一下,脸红着微微愣神,才反应过来拿餐盘取面包,装到有粉色碎花的蛋糕盒里,还在盒口打了蝴蝶结,想着是哪个小女生这么有福气,能有这样帅的男朋友给带早餐。


Karry接过盒子,手抖了一下,这个花色也太少女了,怎么送出去啊,这要是放到那人面前会被打吧,想到小炸毛的样子,莫名哆嗦一把。


因为路上还去买了酸奶,赶到学校已经迟到了,远远看到小炸毛马思远站在门口执勤,戴着教管部的徽章,拿小本子登记名字。


Karry顺了顺头发走过去,被一胳膊横住了。


马思远抬起头看他,“同学,迟到了。”


Karry笑着点头,扬了扬手里的袋子,“去买东西了,对不起啊。”


“跟我说什么对不起,名字。”马思远不搭理他,用嘴咬开笔盖要写。


“你不是知道嘛。”


“同学,严肃点,问你话呢,自己回答。”


Karry凑上去看了下那个本子,啧了声,“我叫马思远,八年二班,记吧。”


眼前人显然炸毛了,瞪着两个圆溜溜的眼睛,“karry你!”


太可爱了,眉头轻轻皱起,一张小脸气呼呼,平时饱满鲜亮的唇抿着,睫毛卷卷,在阳光下毛茸茸,制服领带打得乖巧,像被拍了几下脑袋的小兔子。


这么一想karry就上手了,揉揉马思远头发,有些暖哄哄,很顺,带起香味来。


周围其他执勤的同学意味深长瞟了几眼。


马思远脸上挂不住,狠狠躲开,拿笔在本子上使劲儿哗啦,感觉下一页都要被用力的笔触浸透。


Karry越看他越可爱,青春期小男生的作怪心理得到满足,拎着袋子大摇大摆进了校门。


其实他早上去面包店选的东西也是要带给马思远的,听宇文说他们马班长自从被选为教管部执勤人员后需要早点到学校,所以每天没什么时间吃早餐,karry想着给马思远带,面包店的甜点看上去分外诱人,颜色很清新,巧克力团簇也柔软,但karry想到马思远鼓着小脸吃东西的样子,最好鲜艳的唇边会沾着奶油,一定很可爱。


所以早自习一下,karry就倚在八年级二班门口,接受里面全班投来的目光,几个女孩子低声议论,脸颊发红,宇文正和前排说最近出的新番,看到男神立马颠颠跑出去。


“男神你好!”


“马思远呢?”


宇文扭头看了看,马思远趴在座位上睡觉,露出黑黑的发顶,刘海有点乱耷拉在棉绒绒的制服袖子上。


Karry倾身子也看到了,勾着嘴边笑一下就大摇大摆走进班里,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注视着这个学长,就看他往马思远前面空座位一坐,用手碰了碰那人头发。


马思远迷迷糊糊哼唧一声才眯眼爬起来,揉着眼睛看清是karry,没好气皱眉头,“你怎么来了,你怎么进我们班啊,谁允许你进来的,你-------”


话没说完桌子上就被甩来一个袋子,掏出里面的东西,粉粉蛋糕盒,一瓶好大的酸奶。


“吃早餐,我给你买的。”


“yooooooooooo-----”四周传来哄闹声,马思远脸红成苹果,推开说不吃,不稀罕吃。


“哎呦喂马思远,宇文,你快劝劝你们马班长。”


天宇文得令,圈着马思远胳膊就贴上去。


“吃嘛吃嘛,马班长,karry给你买的爱心早餐,吃嘛吃嘛~”


“哎呀---”马思远嫌弃地要甩开这个牛排精,karry已经把盒子打开,里面甜点看上去就很有食欲,马思远咽了下口水。


“不……”


“不吃我吃啦~”天宇文眼疾手快要拿叉子去叉,被马思远一个瞪眼吓回去。


“我吃!”


Karry露着小虎牙,心满意足看面前小炸毛一口一口咬蛋糕,好像香香味道也飘开来,置身于一片甜腻腻的蜂蜜里,被马思远又倒入了特浓牛奶,烘着一颗心,软到化开。


小炸毛,真可爱啊。


 


C2    王凯凯和王源源


“我真的不想吃饭。”


王源源撇着小嘴盯眼前的熊猫饭团,做得很可爱,但肚子不饿,王凯凯坐在桌子对面,小脑瓜迅速运作,想凭借幼儿园学历的语言和智慧哄王源源吃饭。


“不好好吃饭不是好孩子。”


王源源举勺子哼唧,把小脚丫子收上来盘腿坐在大大椅子里,“哥哥骗人,你昨天还夸我能自己起床了是好孩子。”


王凯凯暗叹不好,这招不行。


“不好好吃饭不许养小狗狗。”


“反正哥哥答应过我要给我养狗狗,名字都想好了,嘟嘟,嘟嘟!”


王凯凯在内心进行了严肃的自我检讨,为什么要答应王源源这么多事情,理由到用时方恨少啊,承诺太轻,现实太重,未成年的我还不懂【手动掰掰


“不好好吃饭不可以读一年级哦。”


“可是上星期去和阿姨接哥哥放学,哥哥的老师还跟我说明年我也可以到她班里读书。”


王源源你每天怎么能记起这么多事情。


“反正不好好吃饭,今天不许和我一起玩电脑,也就不能看节目了哦。”


王源源这下被唬住了,转了转滴溜溜圆的黑眼珠,抿起小嘴,有些婴儿肥的脸蛋嫩呼呼,他把下巴磕到餐桌上,叹了口气。


“哎----不能和小凯哥哥玩电脑,是不是就。。。不能看到大明星哥哥了。”


王凯凯虽然有些不乐意,果然这家伙在意的还是大明星哥哥,但当务之急是要让小笨蛋吃饭。


“当然啦,不仅看不到大明星哥哥,也看不到好看的小短剧了,上次你看完,不都抱着我一直哭嘛,第二天还请假没有去幼儿园,没领到班里发的积木娃娃,今天不吃饭,看不到后来的短剧哦。”


王凯凯不愧是一年级小朋友,几下把王源源勾得两眼放光,“哥哥!哥哥!你说那个短剧,那个大明星哥哥回来了是不是!”


“不吃饭不告诉你哦~”王凯凯煞有介事晃了晃手指,话音刚落,王源源就拿起桌子上面热腾腾的奶黄包咬了大大一口,被烫得满眼泪花,王凯凯赶紧跳下椅子去看小笨蛋有没有事。


王源源眼里水汪汪,嘴里东西没咽下,含含糊糊,“哥哥别管我,我马上吃完,我们一起看大明星哥哥。”


就算王源源好好吃饭,也如愿以偿和王凯凯一起看了小短剧,最后还是没出息哭鼻子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王源源自己说就是,大明星哥哥回来了,另外那个大明星哥哥应该很开心啊,源源也应该很开心啊,怎么都这么难受呢。


王凯凯边给窝进自己怀里的小家伙擦泪边说,心里越开心,才越难受啊。


王源源不懂,就抽抽搭搭,说反正我会好好吃饭,小凯哥哥你可别走。


我不走,我给你的开心,是永远不能让你难受。


王凯凯很认真抱住小笨蛋,很认真这么想。


 


 


C3   凯源


最近气温下降,王源长期手里捧着热水杯,训练累了咕嘟咕嘟喝,热水暖胃,喝多了就不想吃饭,前几天称体重,本来就清瘦的身子又掉了二斤肉,王俊凯看着那小背影,愁得呀。


怎么能让王源好好吃饭呢。


开始以队长身份镇压,吸溜完面条就盯王源,看那家伙想耍赖慢吞吞一条一条细口细口,气不打一处来。


“王源儿你给我大口吃行不行。”


被看得挺怂,王源挑起两根,不情不愿。吃了一阵胃里撑,想要放筷子,可王俊凯横着眼神特可怕,王源想耍赖,拍胸口说哎呦我去,噎着了噎着了,我要喝水,说着从凳子上逃跑,王俊凯一拽他就把人拉进怀里箍住。


“吃不吃?”


沉沉的声音从耳后传来,王源一哆嗦,眯起眼睛讨好笑,“哎呀我饱了嘛。”


“我喂你?”


眼看队长拿起筷子了,王源吓得赶紧从他身上跳起来,“我自己吃,我自己吃。”


挣扎完一顿饭,王源摸着肚子回练习室,王俊凯跟在后面说教,你要好好吃饭知道吧,跳舞那么累那么拼,身子坏了算谁的,你瞅你瘦的,哪哪都硌手。


王源知道他是为自己好,由着说,王俊凯平时其实话不算多,就在王源这里特能说,别人的事情很少过问,不感兴趣懒得理,家族里几个小弟弟都挺怕他,感觉冷冷的不好接近,哪次让他们看看这个大哥怎么闹王源师哥,大概形象就颠覆了,一张脸笑出虎纹露出虎牙,才有十五岁孩子的童真。


毕竟在他面前,是最真实的王俊凯。


傍晚休息时候,王源去翻书包,里面是自己早上带来的零食,正犹豫着黄瓜乐事还是番茄乐事呢,被来找他的王俊凯逮个正着。


“王源儿你-----王源儿你-----不吃饭你-----”气得大哥话都说不利索,伸手指着一脸怒容。


“你就给我这么闹我跟你说王源儿,你就不听话。”


不行,要坏事,王源管他黄瓜番茄统统扔在一边,过去抱住王俊凯胳膊,“大哥我错唠,不吃唠不吃唠。”


就这么妥协,被那家伙拖出去吃了三笼小笼包子,不过最后一个下肚,鼓着嘴的样子可算是逗笑了王俊凯,王源吧唧吧唧咽下去也跟着乐了,其实好像认真吃饭也不是特别难。


包括冬日清晨从被子里爬起来去公司,包括一首一首练习唱歌,包括弹琴弹到手指疼,包括练舞跳不好心情难受,包括站在舞台上紧张无措,包括被质疑中伤谩骂的愤怒失落。


你陪着,你笑着,一切都不是特别难。


王俊凯,是全世界最好的人。


 


 


2·下雨天了怎么办我好想你


 


C1   K远


Karry是被窗外雷声惊醒的,他起身关窗户,雨很大,斜斜划过,留下斑驳水印,天地昏暗,院子里蔷薇花叶盛着饱满雨水摇晃颤抖,没睡醒脑子有点闷,撩撩头发,披了一件针织衫,坐在地毯上想事情。


怎么心慌啊。


安静的屋里雨声清晰,好大,好吵,闹哄哄,自习室,马思远…..


马思远!


马思远说下午有社团活动,他要弹钢琴,karry就自己回家了,腾地起身看表,已经傍晚四点,窗外大雨瓢泼,小炸毛带没带伞。


Karry扯过外套,拿起两把伞就冲出家门。


雨很大,路上行人很少,车辆打着灯穿行而过,扬起一层水花,站在路边拦车,足足十分钟没有一辆空车停下来,karry急得要死,都快要站到马路上,眼看没办法,只能咬咬牙返回家里,把单车推出来,准备去接马思远。


本来打伞骑车很不方便,小小一方塑料布遮不上入注水帘,很快上身浇个湿透,腿上全是从雨伞棱汇聚下的水流,睁不开眼,karry使劲猛蹬着,满脑子全是马思远那个笨蛋别困在学校,担心地要死。


把车子停到车棚,karry举着伞往活动楼跑,远远就看到阶梯之上小小的身影,薄荷绿色薄卫衣,不是马思远还能是谁,karry一步三台阶跨上去,甩了刷刘海滴下的水。


马思远伸手探探外面,很快手掌积了一滩水,出门忘记带伞,自己弹琴久了些就被困住回不去,当看到校门口一个远远的身影骑自行车而来,马思远心脏就狠狠抽动了。


所以在看到自己面前全身湿透的karry,马思远张着嘴说不出话。


“你-----”


“我来接你。”


他头发全湿了,外套浸透黏着贴身衬衫,睫毛上面都挂着水雾,几滴顺着高挺鼻梁滑下来滴答,但马思远却觉得,现在的他,看上去很狼狈的他,比任何时候都帅气。


赶紧把人扯过来,马思远掏着书包里的面巾纸。


“你疯了啊这么大雨,我可以等停了再走,你看你全身都湿了,感冒怎么办,你傻不傻,还骑自行车---”


“打车打不到,阴天黑得早一些,我怕你自己在这里害怕。”


“什么啊….”马思远被几句轻描淡写说得窝心,慌忙细细给karry擦脸,“谢谢你。”


“只是谢谢啊。”那家伙脱了外套抖水。


“不然呢…..”


“哪天给我弹钢琴听吧,”


“好……”


两人回程时候雨已经很小了,华灯初上,被水雾蒙起的夜景绚丽旖旎,路上有打伞匆匆的行人,有急速而过的车辆,有排队等公交的青年,有甜品店里嬉闹的孩童。


马思远换成一只手撑雨伞,另一只手,慢慢圈上karry的腰。


骑车那家伙显然被吓了一跳,动作一僵,车子陡然左摇右摆。


马思远拍了下karry,“好好骑车啊你!”


“我…你….胳膊….”


马思远在后面悄悄翻个白眼。


“当作对你的感谢咯…”


单车越走越远,雨伞下两人身影圈在城市夜色里。


 


C2  王凯凯王源源


春雨来得骤然,王源源午觉睡醒就看到外面滴答滴答的小雨,划过玻璃留下印子,他伸出手顺着雨水划拉,小区里树木染得油绿,空气肯定特别好。


小孩子淘气,想出去玩,爸爸妈妈不在家,王源源跑到卧室拿出手机,给楼上的王凯凯打电话。


不一会儿小凯哥哥就下楼来。


“我们出去玩吧。”


王源源从鞋柜里掏出两双小雨靴,又去翻衣柜,找妈妈卷起来的雨衣。


王凯凯拉住他,“不可以哦,下雨了不可以出去,会感冒。”


王源源心早就飞出门外,他撅着小屁股扯王凯凯衣袖撒娇,去嘛,哥哥,小凯哥哥,陪我去嘛,我今天乖乖吃饭,我今天陪你写作业。


王凯凯很有源则,套上小雨靴说只许玩一小会儿,然后拿过雨衣,给王源源穿上。


两个小朋友举了小青蛙伞乐颠颠下楼了。


王源源淘气,专往水坑里面踩,还踢着脚朝王凯凯扬水,被小笨蛋逗得发笑,王凯凯一边躲一边喊。


“小心点!”


喊也没用,王源源忘乎所以,一个打滑就摔进水坑里,占了满身泥水。


王凯凯吓了一跳,扔掉雨伞冲过去,抬起那家伙的腿,“没事吧源源。”


王源源眼睛亮闪闪,没哭,好像还没反应过来,傻乎乎摇头。


“能起来走嘛?”


王源源支着王凯凯,站起来脚腕疼,他呜哇哇喊。


“哥哥----疼!”


王凯凯心疼极了,边唠叨,让你小心点啊,来,趴上来我背你回去。


能有多大力气呢,也不过一年级小学生,比王源源高那么一丢丢,两个小孩子折腾半天,背得歪歪扭扭,王凯凯咬着牙拖身上的小家伙,这是他未来漫长人生里,第一次感受责任的重量。


我的背上,可是负载了最重要的人。


什么是重要,就是我们一直在一起,他陪我吃饭陪我上学,我们一起玩一起哭一起笑,我们拉着手谁也不会走。


王源源很乖不动,勾着王凯凯的脖子,小小声说。


“对不起,小凯哥哥,我以后再也不调皮捣蛋了。”


王凯凯因为小家伙嫩嫩的道歉充满活力,他加快几步,小心避开地面积水,听到耳边雨声和王源源的呼吸声。


他说没事,你可以调皮捣蛋,反正有我呢,我懂事就好了。


我比你大一岁,就替你走远些,撑开一个怀抱,给你任性长大,你就笑啊闹啊,我在身边呐。


 


C3   凯源


从北京回来已经精疲力竭,飞机上睡不好,趴久了脖子疼腰也疼,对于王俊凯这样大长腿来说,左放右放都不舒服,在机场穿越拥挤吵闹的人群,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习惯这样的日子,习惯戴起口罩冷下眼神,习惯走三步回望看看他有没有跟过来,终于一前一后上了车,窗外淅淅沥沥下小雨,王源往后座一窝,摘下口罩又闭上眼,累惨了,终于回来了,能卸下一身风尘和疲倦,随车轻微颠簸在雨夜里做一个梦。


王俊凯把两人书包里东西归拢一下,在北京两人东西都团在一起,走得时候就随便分包装了,你的作业在我那里,我的半袖在你那里,王俊凯细细叠好衣服一层一层分门别类放好,直起身子看那个蜷缩的家伙。


轻轻皱眉,没有依靠睡得左摇右晃,王俊凯蹭过去慢慢用手托起王源脑袋,倚在自己肩膀上,那人好像找到支柱,挺舒服缩了缩,离王俊凯更近,鼻息能闻到他头发和衣服上面柠檬香气,王源吧唧吧唧嘴,伸手搂住王俊凯胳膊,眉头舒展开,沉沉睡过去。


到了公司也睡饱了,蹦跶起来,猫着腰从小雨里奔进大厅,王俊凯在后面喊那个家伙,说你小心点地湿了,很滑。


王源哪会听,笑嘻嘻回头说你快一点嘛。


给千玺发微信说我们到了,才刷了门禁,在电梯里王源照着镜子扑棱头发。王俊凯看着出神,开口问。


“累么。”


王源不经心,“不累。”


他总是这样的人,拍MV连续很久不休息也没事,真的犯困小小眯一会儿,被叫起来马上活力四射,不是不懂累,他只是想把每件事情做好,用稚嫩的身躯去达到成人所说的敬业。他很努力,努力做到最好,努力接受世界的沉浮,努力走在危险岸边,屏住呼吸别掉下去,那里面下陷的淤泥,缠人的水草,长着獠牙的鲨鱼,他是看起来白白净净的弟弟,其实是内心成熟坚硬的强者。


王俊凯这么想,伸手给王源紧了紧衣领,换来一个甜蜜满分的笑容。


一下子把疲倦都打没了,王俊凯接过那人手里的书包,任由他一开电梯门就扑进练习室和师弟们打招呼,在那个小旋风的身影背后笑起来。


我真喜欢你,带着强烈的暖风,推着我再也不退后。


在公司收拾了一下,看了日程表,外面雨没停,要走时候王俊凯给家里打电话,说别来接我了,我跟王源一起走。


两人就打了两把伞,并肩慢慢穿过滴滴答答的夜晚。


王源颠了颠背包,偏头问,“怎么不让叔叔来接你呐。”


王俊凯给他把书包一个没铺展的带子弄顺,笑着露出虎牙,在雨夜里清晰明亮。


“我想跟你走一走。”


我想跟你,前路漫长,风雨同舟。


 


3·我的秘密


 


C1  K远


马思远接到隔壁女校某女发来的表白微信。


看着闪烁的对话框,心里把宇文翻来覆去抽打了八百遍,一定是这个家伙因为牛排出卖了自己微信号,交友不慎遇人不淑!


那行字仿佛带着BBU的泪眼:


马思远,我喜欢你好久了,请答应我!


好言简意赅啊……马思远想了一会儿,认真回着:


对不起,目前我们还是要以学习为重。


看完这句话,马思远本人都被自己的虚伪狠狠戳到了,虽然校规第十条每天都会以各种方式刷新存在感,新校长不知是不是歌乐山跑出来的,在学校各个匪夷所思之处贴满校规第十条,进门的电线杆子写着不许谈恋爱,自习室大墙写着校规第十条,马格机教学楼大镜子上面也贴着,每次照镜子格外励志。


也是拼。


还没读完一道物理题,新微信弹过来:马思远,那….你有喜欢的人么?


有么?


脑海里忽然浮现karry勾着嘴角的笑,他侧脸明朗的线条,每次注视而来滚烫真诚的眼神。


马思远赶紧拍拍脑袋,想什么呢。


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优良好学生马思远不擅长撒谎,咬着唇红着脸打上一个字:有。


所以隔壁女校,所以女生聚集的地方,就是巨型广播站。


第二天一进班门,几个小姑娘就齐声喊,马班长你喜欢谁?


给马思远吓了一跳,退出几步看看门牌又进来,众人脸上都是调笑神色,反应刚才的话,想起昨天的微信。


妈哒!


马班长一上午如坐针毡,走哪都有问的,马班长你喜欢谁,相熟的几个隔壁班同学迎面而来脸上表情意味深长,都是哦~我懂得~


马班长扶额咬唇,没完了是么。


好不容易在自习室清净一会儿,来了吵吵闹闹的天宇文和他最近新收的小弟千智赫,虽然那小学弟一脸纯良特别好欺负,但马思远总感觉那小梨涡里闪着光,这不,小学弟一落座就发问了。


“karry学长呢?”


“怎么总提他?”马思远挺烦躁,把笔放下皱眉头。


正在翻手机的天宇文疑惑挑眉,“马班长你怎么啦?智赫只是问一下嘛。”


马思远也发觉自己态度不妥,没说话,继续写作业,要不说这小学弟不简单,他翻开手机自言自语:


“我给学长发个微信问问他来不来自习室~”


“你别------”马思远话都没说完,电话就来了,千智赫拿起手机示意,按了接听开免提,那边karry的声音沉沉传来。


“马思远在那?”


千智赫抬头看了眼,说嗯。


“那我不去了。”


啪嗒电话就压了。


马思远睁眼睛发愣,他怎么了,怎么我在他就不来了。


心上忽然酸酸楚楚,握笔一个字也写不下,马思远收起作业把书包甩到肩上起身就走。天宇文伸手连人家衣服都没抓住,用眼神问学弟这怎么了,千学弟高深莫测比了个嘘,绽放梨涡笑容。


马思远越想越气,脑子热着就冲上九年级楼层,站在门口深呼吸一推,望过来各式各样的眼神。


被看得发怵,马思远这才反应自己干了什么,这班里都是学长学姐,他只能硬着头皮强撑气势,问了句karry在么。


大家回头。


后排睡觉的男生站起来,用手撩了下头发眼神锐利走过来,把马思远瞅得发愣。


Karry拉着马思远去了走廊。


“找我干嘛。”


他声音低沉,能感觉出不开心,马思远想那我现在还不爽呢,有了底气。


“什么叫我在自习室你就不去。”


“我不和恋爱的人说话。”


无理取闹,幼稚!


马思远扯住他袖子,“把话说清楚,谁谈恋爱了?”


Karry不耐烦挣开他,“你。”


“我什么时候说我谈恋爱了。”


“你都有喜欢的人了,以后别来找我。”


Karry是真的耍小脾气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马思远仿佛默认了他们的暧昧关系,很快进入karry话里的意味。


“有就不能找你?我有喜欢的人,我也就喜欢找你!”


说完就后悔了,马思远僵住,我-----


Karry挑着眉反应了下,笑出声,他很无奈撇头,虎牙明晃晃。


抬起手揉乱马思远头发。


“我也喜欢你------来找我。”


马思远脸红着朝后退,“我走了,你一会儿去自习室啊….还有…..这是秘密,不许说!”


Karry笑着点头。


“我不说。”


关于我们的秘密,我不说。


 


C2  王凯凯和王源源


最近王源源班里的老师给小朋友们安排了任务:写日记。


老师说,希望小朋友能把自己每天遇到的开心事情写下来,因为幼儿园孩子会的字不多,老师说不会写可以问爸爸妈妈,也可以标拼音。


王源源用笔点着下巴,想了想,一笔一划写:


今天小凯哥哥给我戴了他的红领巾,我很喜欢,我也想和小凯哥哥一样有红领巾。


期间源源发现他不会写凯字,蹬蹬蹬跑到楼上请教了凯凯,才完成小日记。


第二天很开心朝班里同学炫耀时候,同桌小千千告诉他,日记是不可以给别人看的。源源张嘴诧异极了,朝小宏宏询问,宏宏也说不可以。


源源很难过,还想和小凯哥哥分享呢。


后来千千安慰他说,日记是写秘密的,写你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


源源就记住了,每天回去都很认真写,有时候是隔壁老奶奶家的猫猫,有时候是班里胖虎睡觉打呼噜,是妈妈做饭很好吃,还有爸爸给买的小汽车。


更多是小凯哥哥。


他写着,我喜欢小凯哥哥,可是电视说,男孩子只能和女孩子在一起,但我不是女孩子,我也想和小凯哥哥在一起。


王凯凯最近很疑惑,源源每天晚上六点多看完动画片就要回家去,说写秘密,问也不告诉,王凯凯很郁闷,第一次体会养大崽子不听话的忧伤。


于是在源源睡午觉的某天,王凯凯悄悄翻出那个觊觎已久的绿色本本,第一页就贴着他两的合照。每篇读下来,字数寥寥,很多字大概是问了叔叔阿姨,王凯凯也不认识,但他很清楚知道那篇。


我喜欢小凯哥哥,我想和小凯哥哥在一起。


合上本子,王凯凯心里好快乐,他爬上源源的床,两人依偎着,轻轻抓住源源白白的小手,凯凯低声说。


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王凯凯始终没说他看过源源的日记,想着等哪天长大了再告诉他,反正不管什么时候,他们一定是在一起的。


就让这个秘密,成为你和我一起种在心里的小苗苗吧。


 


C3   凯源


王俊凯和王源,有个秘密


是的你没看错,他们两人共同的秘密。


比如今天上节目,一起去换衣服,千玺看着慢吞吞的两个人脑门冒问号,系上纽扣和他们说,我先出去了,快点啊。


门合上了。


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王俊凯外套没脱掉,王源刚换上演出服。


两人四目相对。


王俊凯轻轻咳了一声,缓慢走过去把门上了锁,王源听着那锁声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他挺期待,暗暗朝后靠住墙。


王俊凯果然蹭近来,他最近长个子,又高了一些,低头偏开,就吻到王源软软的唇。


两人心底都漫上无以名状的满足和欣喜,在忙碌生活里偷得一丝甜蜜是多么诱人,何况青春期的男生,对于肌肤接触食髓知味乐此不疲。


王俊凯听得耳边王源的哼声,脑子咕嘟咕嘟就不清楚了,他伸手扣住眼前人瘦弱的肩膀,发了力把他贴近自己。


王源很投入,张开嘴接纳王俊凯闯进的舌头,眼睛闭着,全身心感受这个沉醉的吻。


然后被敲门声打断。


王俊凯很淡定松了嘴,撤开一点点打量王源的眼睛,因为情动漫上柔光,嘴唇发亮,忍不住又嘬了一口,被王源嬉笑着抬腿顶了下。


敲门声越发大,任姐在外面喊,“小凯源源好了么,节目快开始了。”


王俊凯咳了声回答马上,然后捏了捏王源发烫的耳朵,说走吧。


王源含笑给他脱下外套,“赶紧换好。”


打开灯,屋里明亮起来,除了两人泛红的脸颊,似乎一切都很平常。


是的,这个秘密,就是,王俊凯和王源在谈恋爱。


两个家伙,背着全世界在悄悄感受青春期甜甜腻腻的爱情。


忙完了几天通告,终于歇下来,跟随公司人员飞回重庆,各自在家睡几天饱觉,王俊凯觉得心里空荡荡,好思念啊,终于忍不住拿手机,约王源出去玩。


哈根达斯这次肯定带他吃,想要的抓娃娃也陪他玩,最好自己卖力多抓几个,想到那个亮亮眼神配着明朗声线说小凯你好厉害。


整颗心都打滚。


不过其实最后,这原本应该甜得翻来覆去的约会,因为被几个粉丝认出来而仓皇中断,王俊凯很无奈拉着王源回了自己家,父母去外婆那里,家里没人,两人坐在沙发上叹气。


王俊凯从冰箱里取了个冰淇淋递过去,哄着撅嘴的小家伙。


“以后肯定带你玩。”


王源心不在焉,也没搭理冰淇淋,伸开手臂,说,抱。


王俊凯心立马化了,赶紧过去把人搂在怀里,听那个闷闷声音。


“以后怎么办呀,我们这样,走哪里都不自在。”


王俊凯顺顺那人软软的头发,想了很久,开口回答他,“源源,不能说,我就陪着你不说,陪你在家里看电视,陪你走南闯北演出唱歌,能说了,我一定跟全世界说,你王源儿是我对象,我带你去各地旅游,想干嘛干嘛,别担心了好么,只要你愿意的,我都能陪着。”


听起来很朴实,却打动心脏好温暖。


王源嗯了声笑起来,朝那个温暖胸膛凑了凑。


只要你想要,我都会给你,一个坦诚的未来,一个光明正大,爱你的权力。


我都会,给你。


 


4·END


在每一个平行世界里,你们在一起


 


 



评论
热度(1177)

© AZURIVER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