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RIVER_

这里阿pia/丸子
那些被窥探到的所谓温柔证据
其实不过万分之一

人生海海

Makes me think of you and me.

饺子带我飞:

他在过了安检门的整理台等我,背着那只黑色双肩包,好像只是去一趟郊游。

“你来了。”
他接过我的书包,带了一段路到登机口,把我介绍给他的父母,"爸妈,这是马思远。"

"叔叔阿姨好。"
“小远你好。”

感谢生活是生活,不是狗血的言情剧,我没有在跑到机场时只看到他离开的背影。甚至有些幸运地,我还买到了一张临近时段的机票,赚到了起飞前的半个小时。

在那些剧集里,主人公哭天抢地求不得的半个小时被我肆意挥霍着。
机场的冷气太足,我在坐到铝合金椅子上时"嘶"了一声,他抽出一件外套递给我:"垫着吧。"
他的父母倚在一起看电影,Karry把两条腿交叠在一起,分给我一只耳机,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好像我们在等待同一架飞机预备就位,我将和他一起他飞向大洋彼岸的那个城市。

"小远,你的航班是什么时候?"
"七点二十。"
"那我们登机之后你还得再等一小会儿咯。"
他妈妈笑起来和他很像,眼睛细细的超温柔。
"恩。"

如果你错过一个人,你一定会想如果给你们十分钟,你一定会对他说自己内心最赤诚的话,给他最用力的拥抱,告诉他自己会一直等待。

可事实上我们什么都没说。
我们平静得像大人一样,说起男校的确应该有一套校服,和女校应该有联谊才对;今年的端午好早,天气会热得很快。

"你怕不怕冷啊,马思远?"他看看被我充作坐垫的外套。
"我不喜欢冬天。"

“叮。”
机场广播的提示音响起。
“从上海前往芝加哥的旅客请注意。"
您乘坐的ASC9760次航班由于航空管制不能按时起飞,起飞时间待定。

"Dear passengers,may I have your attention please."
"The flight ASC9760 is now boarding at gate 14,please take all your belongings..."

“马思远。”
他站起来。
我拉住了他的书包。

那一秒之前离开都是抽象的概念,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过来,这可能是我见他的最后一面。
分别总是这么物理。

他没有动,看着我死死抓住他书包的手慢慢松开,然后我深吸口气站起来,像大人分别时一样拍拍他的肩。

"小远,那我们要走啦。"
"恩。"
他妈妈走过来,把面颊贴近我:"再见啦,小远。"
她身上是妈妈特有的让人舒服安心的味道。她会在早晨给Karry煎荷包蛋和热牛奶,让他的每一件衬衣都熨贴平整,把水果削掉皮切成恰好入口的小块儿。
"你飞去哪里?"
短暂的贴面结束的时候她轻声问我。
"浦东。"
她微微笑了笑,转头道:"Karry,来和小远告别。"
她的笑我好熟悉。我每次懂装不懂要Karry把英语语法讲了一遍又一遍时他就会那样笑,然后揉我的头发。
她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没有即将起飞的航班,只有无论如何也要来见一面的人。
全世界都看得出来。
我手里的里程,都不够我离开这个城市。

“您乘坐的 ASC9760航班开始登机,请还未登机的最后三名乘客尽快从 C13号登机口先上飞机。”

我逆着人流走出安检门,口袋里揣着见他的机票。我把登机牌仔仔细细地折好,将整个世界抛在身后。

这里是熙来攘往的航站大厅,是每天都上演无数聚散的地方,周围是专注于自己悲欢的人们。
在这里你掩饰不住的笑脸微不足道,强忍回去的泪水没人在意。
站在安检区域外的人们强装欢颜地和进入毛玻璃门前的人挥别。
大脑好像自动消音,静默得像是我们刚刚分享的耳机,流进身体的只有空白。

我为他们的告别配上台词。
-我会想你。
-你要早点回来。
-我会一直等你。
-我从不后悔遇见你。

我拖着脚步逆行,固执得头都不回,倒像是这悲伤中的异类。

空姐会对他说晚上好,然后俯下身为他扣上安全带。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掀起巨大的漩涡状气流,两旁的景色飞快地后退。

你在往前行,所以看不见身后的航站楼。
所以你大概不知道,这只钢铁巨鸟在怎样迅疾地拉开我们之间的距离,你在以怎样惊人的速度离我远去。

人生海海,我们竟不知道下一次见面的季节。

我的左手边是机场的落地窗,装着深邃的黑夜。跑道上亮着灯,指出一条笔直的道路。
他的拥抱没有太用力,甚至很短暂。
那种力度是早上家人间的告别,陌生人初次贴面的分寸,情侣习以为常的短暂分离。
那一瞬间我好安心,似乎这真的只是一趟郊游,我很快就会在一楼国外到达的出口迎接他的到来。

然而在我们的胸膛堪堪分离的时候,在那个释然洒脱的拥抱就要结束的时候,我们同时加重了手臂的力道,像要碾碎彼此的骨骼。
谁都没有出声,同平常在自习室掰手腕的游戏一样,我们咬着牙较量着,看谁的舍不得更深一点,看谁的喜欢不是骗人的。
我们终究做不到像大人一样轻描淡写。
他的红色毛衣和我的白色毛衣很快纠缠出暧昧混沌的颜色。

"马思远。"
"马思远。"

他在我耳边这样低低呼唤着。

分别总是很物理,但遗忘大概是化学。
你这一声呼唤在鼓动我的耳膜之后传不了多远就会消弭。但我要等待关于你的反应完成,回忆落在日子里的味道挥发,记得你的每一个细胞在代谢中死去,然后才能慢慢忘掉你。

我不怕冷,但我不喜欢冬天。
因为那是唯一回忆里没有你的季节。
你从未把雪球塞进我的毛衣领子,没有给我冻僵的手呵气,也不曾和我骑车,看看白雪落在湖面上的美景。

别跟我说人生海海,我只想认识你,然后留下一段热泪盈眶的回忆。

The end.

评论
热度(59)
  1. AZURIVER_饺子带我飞 转载了此文字
    Makes me think of you and me.

© AZURIVER_ | Powered by LOFTER